朝鲜战场上哪位志愿军师长带头冲锋胸口“挂花”?

核心提示:有人不解:“当师长还挨炸?”他答:“炸弹又没长眼睛,管你什么师长不师长。嗨,挂花不晓得痛,开刀更遭罪!”

 

朝鲜战场上哪位志愿军师长带头冲锋胸口“挂花”?

本文摘自:《党史纵览》2017年第7期,作者:梅兴无,原题:《颜文斌:满身尽挂“光荣花”》

战争年代,革命战士把牺牲称作“光荣”,把负伤称为“挂花”。作为负伤次数最多的开国将军之一,颜文斌的头、臂、胸、腰、臀、腿,共有18处挂了“花”。他的名字很“文”,可打起仗很“武”,5次当敢死队长,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差点儿“光荣”,可谓满身尽挂“光荣花”。他身上的伤疤或大如碗口,或小如铜钱,可以说一个伤疤就是一枚勋章,这一枚枚闪光的“勋章”,折射出颜文斌将军金戈铁马的传奇人生。

额头“挂花”——被活埋死里逃生

颜文斌,1915年出生,江西永新人。6岁那年,一场瘟疫夺去家里11口人的生命,他一人侥幸活下来,8岁就给地主放牛,饱受欺凌。1931年春,16岁的颜文斌参加了红军,参军第二天就碰上打仗,放第一枪子弹打飞,但他不怕死,冲锋在前,一个人缴获了3支枪和一大包军装,受到指导员的表扬,参军不到一年就当上了排长。

1934年8月,为了配合中央红军战略转移,红六军团在任弼时、萧克、王震的率领下从湘赣根据地突围西征,到达贵州东部与贺龙领导的红三军(后恢复红二军团番号)胜利会师。颜文斌任红六军团十七师五十一团一营模范连尖刀排排长,进攻时当先锋,撤退时做后卫,一路上他先后5次受伤。

在一次突围战中,一颗手榴弹在颜文斌身边爆炸,弹片嵌入他的右臂,臂膀肿得像馒头。医生给他取弹片时,因没有麻药,就将他绑缚在大树干上,以小刀割开皮肉,用钳子硬将弹片拔出。因为这朵“花”,颜文斌右臂终生不能伸直,后来回想此事他还觉得肉痛:“没有麻药,开刀疼死了!”

1935年6月,红二、六军团在鄂西忠堡与敌四十一师激战。由于敌人拼死顽抗,红军两天未能攻下敌人主阵地。王震亲自到五十一团阵地指挥作战。有“拼命三郎”之称的一营营长贺庆积大喝一声:“排以上干部集合!”他下令各连只留一名主官,其余42名排以上干部组成一个突击排,颜文斌被任命为突击排一班班长,站在全队最前边。进入了突击阵地后,42名干部像猛虎下山一样扑向敌阵。颜文斌边冲边扔出3颗手榴弹,纵身冲进敌群,用刺刀连挑两个敌人。突然,一颗手榴弹飞来在他身边爆炸,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贺庆积指挥突击排攻入敌阵,消灭了负隅顽抗的敌人,活捉敌师长张振汉。贺庆积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有人向他报告,颜文斌牺牲了。“啊——”贺庆积半晌说不出话来。颜文斌跟他都是永新人,是战友加老乡,感情笃深。

红军开始打扫战场,掩埋战友的尸体。颜文斌只是深度昏迷,并没有死。这时,他渐渐苏醒了,朦胧中听见有人说“坑挖好了”,接着自己就被拖到坑里,感觉有一锹一锹的土往他身上盖。他的意识一下子清醒过来,猛地睁开眼睛,腾地坐起来,大叫:“我还没死,不要埋我!”这下把铲土人手中的铁锹都吓掉了,惊呼:“老天爷啊,你还活着呀!”

颜文斌“死里逃生”,贺庆积兴奋地抱住他,说你小子的命真大。颜文斌说,幸亏弹片砸在脑门上,再偏1寸,天灵盖被揭了,小命就真没了。

回到连队后,他觉得脑门紧紧的,用手一摸,原来弹片还嵌在上面。他让连队卫生员用铁钳子把弹片拔掉,卫生员说不卫生。颜文斌横着眼说:“少啰嗦,叫你拔你就拔!”卫生员把弹片拔出来时,一股血“哧”地喷了出来。

腿根“挂花”——追部队骨比铁硬

颜文斌伤好后,参加了红二、六军团的东征战役。一次,红五十一团与敌遭遇,颜文斌所在连队同敌人短兵相接,他端着刺刀跟敌人肉搏,突然右大腿根部中了一枪,轰然倒地。这时大股敌人扑了过来,颜文斌伤在腿部,想跑也跑不掉了,便急中生智,闭上眼装死。

敌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敌兵走到颜文斌的身边,朝着他身体踹了一脚。颜文斌屏住呼吸忍着,就听见一个敌兵狠狠地说:“捅他一刺刀,看他死没死。”另一个人说:“算啦,已经死了,还费劲捅他干什么!”于是,几个敌兵就从他身体上跨了过去。过了不久,又响起枪声和脚步声,红军反击了过来,把敌人打垮。就这样,颜文斌死里逃生,被抬到龙家寨红军临时医院医治。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xinlaibin.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