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直播演变成玩命直播 谁来为其拴紧防护绳?

  在利益的驱动下,极限直播的尺度越来越大,甚至演变成玩命直播,既挑战着人们的感官底线,也折射出直播平台的监管漏洞。

  “直播吃饭,月入百万。”这是网络直播兴起之后一些当红主播的真实写照。

  为了分得一杯羹,越来越多的人做起了平台主播,直播由此进入全民时代。但如今,仅靠坐在镜头前吃饭、化妆、唱歌,已经很难吸引受众了。而暴力、色情等吸引眼球的内容,经过国家相关部门的多次整顿,也被明令禁止。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才能让自己的直播内容获得网友的关注呢?一些人想出奇招玩起了极限直播。

  在利益的驱动下,极限直播的尺度越来越大,甚至演变成玩命直播,既挑战着人们的感官底线,也折射出直播平台的监管漏洞。

  直播爬楼,带来粉丝和商机

  穿上轻便的时装,踩上一双运动鞋,化上精致的妆容,拿上架好的自拍杆,将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橙子(网名)的日常直播就开始了。

  与普通主播不同的是,她的直播地点通常都是几十层高的大厦顶端。除了走路,橙子还会做出一系列危险动作,如在开放的楼顶边缘快跑、前滚翻、跳跃、一只脚悬空站立、上半身探出楼体做仰卧起坐等,整个过程不采取任何保护措施。橙子如履平地,视频另一端的观众却看得心惊肉跳。

  橙子是中国较早进行直播拍摄的“爬楼党”之一。创业失败后,她尝试爬楼是“想找到一个重新让自己燃起激情的东西”。随着经验的增加,她开始迷上了这种危险的极限运动,“感觉完全融入这个环境,心里很开阔”。

  极限直播给橙子带来了大量人气。仅在美拍一个视频平台上,就拥有25万粉丝,点赞总量超过130万次。粉丝的关注蕴含着商机。除了直播时粉丝的打赏,橙子及其团队还会接到潮牌服饰、电子产品的有偿邀约,在高层建筑楼顶为品牌拍摄广告照片。

  同为爬楼爱好者,小源(化名)在美拍、熊猫直播等多家平台上均有注册账号,经常向粉丝展示自己的爬楼影像。小源的观念和大部分人有所不同,“每次爬楼,都觉得自己是活着的,是有血有肉有心跳的”。

  小源的主业是为某汽车论坛供稿。后来,为了让帖子在论坛获得更多的热度,小源将自己爬楼拍摄的经历写进车评文章,以“开着车去爬楼”为亮点,赢得了大量粉丝关注。现在,小源会接到一些公司产品的推广业务,内容大部分都与其“爬楼党”的身份有关。

  被打赏“杀死”的主播

  2016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虽历经多次整顿和洗牌,到2017年底,视频直播行业依然如火如荼,平台总数超过300家。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17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网络直播用户已达到3.43 亿,占网民总体的 45.6%。其中真人秀直播用户规模达到 1.73亿,较2016年底增加 2851万。

  数以亿计的用户群体,催生出的是互联网的注意力经济。视频主播最主要的目标是获得平台的认可和粉丝的关注,从吸粉中变现和营利。

  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这一行业,试图从中分一杯羹。不同于以往主要以涉黄内容诱惑观众,记者梳理发现,如今的视频直播乱象主要以各种恶搞、冒险甚至自残等“玩命表演”为主。直播的场景也从室内转移到了室外,大量的户外直播不仅惹出了一些祸事,也让一些主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2017年年末,自称“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的吴永宁在湖南长沙市天心区某大楼进行高空直播挑战,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不幸坠亡。消息一经曝光,引发社会热议。

  据媒体报道,曾练过武术和跑步的他,在玩直播之初,收到的赏金很少超过10元钱。而2017年2月他第一次上传的高空极限挑战视频,为他带来了131.6元的收入。从那以后,他便把网名改成了“极限—咏宁”,高楼凌空成为他新的人生价值实现方式。在其极限挑战做出名气后,赏金、商业合作等也纷至沓来。

  一位高空挑战爱好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因为有粉丝打赏之类的。”而曾和他一起进行过高空挑战的童虎表示,他曾救过吴永宁两次,还提醒过不要做太危险的动作。

  但吴永宁并没有听进去,坠亡时,年仅26岁。

  监管亟待升级

  一些网友认为,极限直播“玩的是自己的命”,并不妨碍他人,应允许这类直播的存在。他们“拼自己的命,挣自己的钱”,无可厚非。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xinlaibin.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