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水三中暗战:围绕学校姓“民”姓“公”讼争不息

商水三中暗战:围绕学校姓“民”姓“公”讼争不息

  商水三中暗战  

  在河南省商水县,张喜梅是一个有几分神秘的人。

  在商水三中,她叫卿红梅,管理层称她“卿会计”。曾经担任校长的何志杰说,“卿会计大会从不上台,但开不开这个会、谁坐主席台,都是她说了算。”

  在与商水三中副校长胡怀泉签订的合同里、诉讼中,她又叫卿瑜鲜。

  在商水县财政局,她叫张喜梅,一名公务员。本来在行政服务中心上班的她“请病假,已经有一年不来上班了”。

  在商水县纪委的调查结论中,张喜梅有两个户口、领两份工资;在2017年周口市纪委的调查结论中,张喜梅有5个户口、领两份工资。她借给周金焕1400万元,接手商水三中。而张其实也没有多少钱,1400万元是多方筹集的。

  而在举报者王希顺看来,有证据表明,张喜梅才是商水三中的实际控制人,周金焕只是“白手套”。假文件办出真证件,民办学校被歪曲成公办学校,荒诞的事层出不穷,却无法得到纠正,背后是无法斩断的手在操控。

  毁约

  商水位于河南省东南部,人口超百万。随着社会的发展,原有的两所高中已不能满足入学需求。

  2003年3月10日,商水县人民政府与温州人陈震生签订《关于筹建河南省商水县第三中学的协议》,约定“学校享受国家、教育部有关民办学校的一切优惠政策和商水县招商引资所有投资优惠政策”,政府无偿划拨土地、每年投入一定数量的教育基金,支援学校建设,县教育体育局发文在全县范围内抽调教师等,陈震生负责投资,确保当年秋季学期招生。

  此后,商水三中如期投入使用。2005年,周口市教育局颁发了《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同年,学校被评为“周口市社会力量办学先进单位”。2007年,商水三中被河南省民办教育协会评为“全国先进民办学校”。

  2010年,商水三中再次取得了周口市教育局颁发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有效期自当年5月1日至2018年5月1日。

  2012年,时年64岁的陈震生决定退出。4月9日,他与周金焕签订了《关于商水三中整体转让的协议书》。周金焕支付1620万元,取得商水三中董事会(陈震生)的全部股份。

  2014年7月,商水三中聘请北京国培京师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河北英才集团董事长何志杰担任常务副校长。

  何志杰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自己在商水三中工作期间,工资待遇、工作安排都是“卿会计”决定,基本见不到周金焕。

  2015年1月6日,周金焕与何志杰、胡怀泉、王中堂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双方核实确定商水三中全部资产价值2600万元”,作为“商水三中全部资产的投资人及法定代表人、独资股东”,周金焕持有学校15.385%的股权(作价400万元),其余股份分别转让给何志杰、胡怀泉、王中堂(作价2200万元)。

  何志杰等接手学校后,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学校面貌发生很大改变。新旧管理者之间的矛盾也逐步升级。

商水三中暗战:围绕学校姓“民”姓“公”讼争不息

公务员张喜梅(卿瑜鲜)控股商水三中。

  合同生效不足3个月,周金焕单方面毁约。

  4月2日,周金焕强行退还何志杰股金1150万元。5月14日,周金焕向商水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商水县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认定她与何志杰等三人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无效,理由是“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

  何志杰认为,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并未违反任何法律规定。“卿会计”是看到学校形势向好,认为转让亏了才反悔。

  2015年8月6日,商水县法院一审判决《股权转让合同》无效。

  8月15日,商水县教体局领导以商水三中无法自行解决内部矛盾为由,强迫校长何志杰及副校长王中堂、胡怀泉交出学校的管理权。何志杰等被扫地出门。

  变性

  何志杰曾对胜诉信心十足,白纸黑字的合同怎么可能说不算就不算了?

  让他未曾想到的是,这个官司延宕了3年,他一败再败。更让他震惊的是,商水三中到底是民办还是公办,竟然都成了问题。

  商水县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商水三中资产应包括商水县人民政府提供的建校用122亩土地、三中品牌无形资产及原告的校舍、桌椅、电教设备等。其财产共有人为商水县人民政府和周金焕。原、被告的转让股权包括了与校舍不可分割的商水县人民政府提供建校用的土地,其转让合同未经商水县人民政府同意,擅自处分了共有人的财产,该转让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属无效民事行为。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xinlaibin.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