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耶路撒冷地位背后的美国政治“博弈”

(原标题:解读:耶路撒冷地位背后的美国政治“博弈”)

12月6日,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新华/路透)

  12月6日,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新华/路透)

新华社北京12月7日电(记者郑昊宁 闫洁)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启动美驻以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的进程。这是美国总统首次作出类似表态。

耶路撒冷地位议题背后不乏中东问题各方角力,更有美国国内政治力量博弈。三大因素或促使特朗普做出这一决定,美国国内呈现两种不同反应。需注意的是,特朗普“留了一手”。

【三大原因】

美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是特朗普的核心竞选承诺。舆论推测,特朗普做出最新决定首先是为兑现这一承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学者孙成昊说,由于缺乏“亮眼”成绩,一些铁杆支持者已开始质疑特朗普过于软弱。所以,他急于巩固自己的选民基本盘,继续坚持“逢奥必反”的路线,显示自己与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不同。

白宫,特朗普展示总统声明文件。(新华/美联)

  白宫,特朗普展示总统声明文件。(新华/美联)

法新社5日报道,国内政治或许推动特朗普朝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方向迈进,“这是向保守派选民和捐款人作出的姿态”。

其次,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犹太裔背景和美国犹太利益集团的作用不容忽视。媒体报道,特朗普任命库什纳为白宫高级顾问后,犹太利益集团的活跃度出现较大提升。

“库什纳及其背后的犹太利益集团在耶路撒冷地位议题上对特朗普有所施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说。

第三,美国在中东地区对以色列的倚重也是促成这一决定的重要因素。包括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在内的不少两党建制派人士赞同特朗普的决定。

博联社总裁、国际问题专家马晓霖说,特朗普有时“不按常理出牌”,但他这次决定符合主流建制派考虑。美国国会1995年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早已显示美国对以色列的看重”。

【两种反应】

10月23日,白宫,没欧冠库什纳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

  10月23日,白宫,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左)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交谈。(新华/路透)

对特朗普所做决定,美国国内呈现两种不同反应,支持者欢欣鼓舞,反对者忧心忡忡。先前,库什纳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伯特·雷蒙德·麦克马斯特的表态显现微妙差异。

就美方是否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库什纳说“总统将作出他的决定”;麦克马斯特称,“不确定他会做什么样的决定”。

刁大明说,库什纳和犹太利益集团积极推动美国作为域外国家单方面改变对耶路撒冷地位的立场;而军方需更多考虑美国的中东盟友、美国在中东军事存在、以及美国国土安全和战略稳定等因素。

美国驻耶路撒冷领事馆5日晚在一份声明中说,除非公务“必要”,领馆员工及其家属不得前往耶路撒冷老城或约旦河西岸。声明同时敦促美国公民不要前往人群聚集或增派军警部署的地方。

“对军方来说,特朗普做出的不是一个最好的决定。”刁大明说。

马晓霖说,特朗普打破了美国外交由国务院主导的传统,这一点与奥巴马时代非常不同。

“特朗普不仅有决断权,而且倚重身边 小团体 ,架空了国务院,导致国务院和白宫就诸多问题看法、策略和表态不一致,”他说,“这些国内问题不一致将对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战略和外交产生长远影响。”

【留了一手】

特拉维夫,美国大使馆。(新华/法新)

  特拉维夫,美国使馆。(新华/法新)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虽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迁馆进程,但执行过程仍留有余地。

首先,新使馆选址并未确定。白宫官员在吹风会上并未明确说,新使馆选址是否位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争夺焦点地区,即东耶路撒冷。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xinlaibin.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