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导演《红簪子》杀青:喜欢做导演“自虐”

02 导演郝平

导演郝平

  郝平导演作品《红簪子》杀青:喜欢做导演“自虐”

  历经一年的紧张筹备,两个余月紧锣密鼓的拍摄,由著名演员郝平自导自演,王雅捷、魏春光、殷寒雪、张宁江、李桃夭夭、彭博领衔主演的电影《红簪子》近日正式完成前期拍摄工作。作为郝平转型的首部电影导演作品,他表示这段创作经历意义非凡,“两个月的辛苦努力,一辈子的幸福回忆”。当天,出品人谭秋宁、导演郝平与影片主创现身杀青宴,觥筹交错,依依惜别。

01 导演郝平

导演郝平

  郝平:直面压力,人生才过得比较爽

  历经近两个余月拍摄的电影《红簪子》已于近日顺利杀青,主创团队通过此次合作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大家在表达不舍之情的同时,主演李桃夭夭已开始期待剧组的“江湖再聚”,她在微博上感慨到:“电影《红簪子》全组杀青,这种一点不掺假的真情可能是别人体会不到的。我们没有虚伪的奉承,没有高低之分,现场拍的再晚,全场的气氛永远是拧成一股绳的欢声笑语。印象最深的一个夜晚,整个白鹿原都被我们的笑声温暖着,那种暖是天气冻不到的!不多说了,家人们,咱们江湖再聚!”

  导演郝平透露,在影片宣布杀青的一瞬间如释重负,感觉自己就像虚脱了一样,几个月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说起第一次当电影导演的感受,郝平笑称“痛并快乐着”,尽管非常累,却很有成就感。他透露,每天早上起来,身上的每根神经都绷得非常紧,因为他知道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在竭尽全力保持着自己最好的创作状态,关键时刻没有一个人掉链子。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给哪个部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或者因此影响整部影片的创作,那将是最大的遗憾。

  郝平坦言,做一个创作型导演太难了,要克服的困难难以想象,摄影风格和镜头语言不是说有就有的,所有的想法都要通过现场有效实施一点一滴积累而来,“我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考虑得细致再细致一点。能做到最好的,就绝不将就。”为了这部电影导演处女作,郝平坦言自己几乎操碎了心,“投资方将一个非常好的剧本和一个庞大的创作团队交给你,压力真的非常大。大到拍摄风格、团队磨合、现场创作,小到剧组每天几点出发,都要事无巨细地考虑周到。”看到他的压力,有朋友调侃着劝说他下次不要再当导演,还是安安心心做演员,可郝平却笑称就喜欢这种“自虐”的感觉:“要跳脱舒适圈,直面压力,人生才过得比较爽。”

  影片浓缩中国八十年的人情冷暖

  电影《红簪子》故事时间跨度从1936年持续到2017年,以小人物坎坷的命运为主线展现跌宕起伏的大时代变迁。影片将八十年间的人情冷暖世事变迁都浓缩在陕北这块土地上。喜怒哀乐五味杂陈的大西北,特定土壤和环境下的人与事,不但是中国半个近代史的缩影,更是人与人亘古不变,对“情”这个字最有温度的表达。而将原剧本五十年的时间跨度再顺延三十年,从1936年一直写到2017年,郝平认为,情感是骨架,喜怒哀乐是肌理,幽默诙谐才是血肉。

  在拍摄时,导演郝平将影片分成几个阶段,以女主角佟二妹的年龄划分,可以看出她的性格与时代一起呈现出的不同变化。佟二妹年轻时期,性格执拗勇敢,敢打敢拼,敢说任何话,有些时候还有些二;到了中年时期,独自过活多年的她性格上多了一些倔强和坚韧,说一不二,认死理儿;随着时代的变迁,她的性格也像中国的时代命运一样,慢慢变得老成练达起来,身上的刺儿尽管少了,但不失个性上的特点,已成长为一位博爱大度成熟的中国妇女形象。

  饰演“佟二妹”的女主演王雅捷透露,自己深深爱上了这个角色,“这是一位为爱苦苦坚守数十载,形象接近完美的淳朴女性。”她坦言,当初正是被这种跌宕而纯粹的大爱打动,“一口气看完剧本,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在这么浮躁、讲求效率的时代,我想我们更需要感受如此坚定的情感和纯真的内心。”影片通过小人物的命运展现中国社会的变化和发展,王雅捷称,《红簪子》中每一个人物都鲜活接地气,郝平导演风格鲜明,以幽默诙谐的表达形式展现了人跟人之间的情感,有喜怒哀乐、有非常逗人笑的幽默,有人跟人之间的关怀,有人跟人之间的猜疑,每个角色既立体又具有她的多面性。

  剧组披风斩雨展现“工匠”精神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xinlaibin.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