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土耳其与美国很难重修旧好

  英国金融时报网12日发表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菲利普·戈登撰写的题为《土耳其与美国很难重修旧好》的文章。文章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希望美国和土耳其建立一种“模范伙伴关系”。不到十年后的今天,两国却迅速陷入一个相互怨恨的怪圈。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在奥巴马政府上台伊始,我接手了美国国务院欧洲事务助理国务卿一职,当时土耳其是美国外交政策方面的亮点之一。

  当时土耳其热切期望加入欧盟,并与美国和欧盟在阿富汗、伊拉克和中东的和平事务上积极合作。奥巴马曾充满希望地认为,土耳其的成功也许有助于证明,一个中东国家可以是穆斯林国家,同时又是民主的、亲西方的,因此他坚持要在自己第一次外交访问中加入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两站。他告诉土耳其国会,美国和土耳其能够建立一种“模范伙伴关系”。这次访问将“向全世界传递出一则信息”。

  在不到十年后的今天,局面却变得一团糟——美土之间也许已无法重修旧好。基于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像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这样的铁腕人物合得来,人们也曾期盼特朗普政府能让事情重回正轨,但这样的希望很快就变得渺茫了。相反,两国正发现各自的核心安全利益存在根本分歧。美土两国正迅速陷入一个相互怨恨的怪圈,事态很容易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美土之间最近一次剑拔弩张始于在埃尔多安的大规模围捕下,越来越多的美国公民被土耳其当局拘捕。自2016年7月土耳其政变未遂后,迄今已有超过5万名土耳其人被拘禁。美国方面对土耳其当局的抓捕行动从今年夏天起更感忧心,当时土耳其开始用被捕的美国公民作为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土耳其表示,如果华盛顿方面同意引渡费特胡拉·居伦,这些美国公民就会得到释放。居伦是土耳其的一名传教士,埃尔多安指控他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居所策划了去年的政变。土耳其上周逮捕了1名曾在美国领事馆工作的土耳其公民,这是今年土耳其当局实施的第二起类似逮捕,华盛顿当局随即宣布暂停美国在土耳其的签证服务,公开质疑安卡拉有关保护“美国使团设施和人员安全”的承诺。土耳其立即以牙还牙,埃尔多安的助手称,美国的真正动机是为了防止其前雇员泄露美国在土耳其政变中可疑、但尚未得到证实的角色。这场逐渐升级的危机将对两国(尤其是土耳其)的商业和旅游业造成损害。

  埃尔多安和许多土耳其人很愤怒,他们相信美国人没有认识到那场政变的严重性、居伦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们所面临的生存威胁。反过来,许多美国人认为,更大的问题是土耳其当局对政变做出的专制反应,以及以政变为借口追捕所有反对埃尔多安的人士的行为。

  两国的地区安全利益也出现了危险的分歧。华盛顿把打击“伊斯兰国”列为优先事项,而土耳其更关心可能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库尔德人的威胁——这些库尔德人正是美国在打击“伊斯兰国”行动中的主要合作伙伴。美国决心防止伊朗填补“伊斯兰国”部队被从叙利亚东部赶走而出现的真空。美国也几乎肯定会继续支持那些库尔德人,这有可能激发土耳其的暴力反应。土耳其声援哈马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和利比亚民兵等,与卡塔尔迅速发展军事关系,最近还决定拒绝北约要求从俄罗斯购买防空系统——此举意在表明其对美国的不满——这一切行动只会加剧美土分歧。

  皮尤的民意调查显示,现在只有13%的土耳其人对美国的信念抱有积极看法,72%的土耳其人感到美国的实力和影响力构成威胁。当然,土耳其人对美国的态度从来都不是特别正面,但如果没有共同的威胁来维系美土联盟,相互之间缺乏正面观感的问题就会变得愈发明显。

  考虑到土耳其在地缘政治中的重要性,可以理解,美国人在一段时间里曾想忽略这些现实。但美国早就该按照土耳其的本来面貌来认识和对待这个国家——一个有自身价值观和优先事项的中东国家——而不是把土耳其当做美国人所希望的那种志同道合、亲密可靠的盟友。这意味着继续在可能的领域与土耳其合作,但不抱幻想,在有分歧的时候坚持立场,比如当埃尔多安开始把美国公民扣为人质时。

  今年8月,当埃尔多安在一个政党集会上首次提出囚犯互换的可能时,他大声疾呼:“旧的土耳其不复存在。现在的土耳其是一个新的土耳其!”他是对的,而美国现在也需要如此看待土耳其。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xinlaibin.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