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作家均超60岁 军旅文学为何如此魅力深厚?

获奖作家均超60岁 军旅文学为何如此魅力深厚?

  拥抱伟大时代

  朱向前 徐艺嘉

  军旅文学如同其他文学门类一样,随着时代语境的更迭在不同时期衍化为不同的面貌,这是军旅文学中“变”的一面,也是必然的。“不变”的地方则在于军旅文学比任何其他文学都更与国家、民族这样的宏大意象紧密贴合在一起,它始终没有放弃尝试运用各种艺术方式打造属于一个国家的主流文学形象。

  这种执着正是军旅文学魂之所系,却也曾让它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遭受冷遇,始终徘徊在所谓“文学主潮”的边缘地带。但也因此,军旅文学得以在新时期以来文坛广泛接受西方文学思潮的背景下,屹立不倒地呈现出某些基本精神特质,以她特有的光芒照亮和装点了这个时代祖国的万里江山。

  开新局:彰显文化自信

  习主席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创作迎来了新的春天,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同时,也不能否认,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这些现象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艺术家们在市场经济的裹挟下不免浮躁,无法沉下心十年磨一剑地打磨精品。

  然而,与文艺界浮躁现象相对应的一个事实是,军旅老作家始终坚守在文学阵地默默耕耘,有着“打持久战”的充分耐心和毅力,并在关键时刻亮剑,成为支撑军旅文学格局的重要力量。最能充分说明这点的是:在并不乐观的文学大生态环境中,军旅作家继在2010年鲁迅文学奖评奖中“摘金夺银”之后,2014年,又有马晓丽的短篇小说《俄罗斯陆军腰带》、徐怀中的非虚构长篇《底色》、黄传会的长篇纪实文学《中国新生代农民工》、贺捷生的散文集《父亲的雪山,母亲的草地》、侯健飞的长篇散文《回鹿山》等5部作品联袂获奖,其中《俄罗斯陆军腰带》和《中国新生代农民工》又分列短篇小说和报告文学类榜首。在刚刚揭晓的“五个一工程”评选中,军队作家的一部长篇小说、两部报告文学再次入选。

  这一事实显示出军旅老作家们某种共有的精神特质。其一是老而弥坚、矢志不渝的拼搏和耐力。两次获奖者的军队作家平均年龄分别是63.5岁和67.2岁,都可算是获奖作者中的老前辈了。令人喟叹之处正在于此。我们不得不惊异于老一辈军旅作家的定力与后劲。他们能如此水深流静,笔耕不辍而宝刀不老,频频收获佳绩,确实让人感佩。这既是当代中国作家的底气,更是军旅作家的精神。其二是对军旅文学精神内核的坚守,坚持主旋律的文学表达。老作家们对于文学的执念终于成就了他们的文学地位,这些作品的特质与军旅文学的核心品性两相契合,且具有饱满的内在张力,作家个人的文学修养与军旅情结共同内化为打动人心的文字。文字背后,是作家们对军旅文学的执着定力与对本民族优秀传统(也即中国文脉传统)超乎寻常的文化自信。

  写新章:深描精神底色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这两句著名的诗句诞生于抗日战争时期,可以视之为漫长的历史时间段内中华民族集体诉求的一个隐喻,充斥着凝重、热烈而蓬勃的情绪。苦难如同纽带,尤其能把中华大地上的普通百姓们紧密联结在一起,以对抗长期的外敌侵略和民族压迫。

  人类对土地有着天然的深刻眷恋,而土地的意象又和家园、国家的概念密不可分,这也是为什么小到个人、家庭,大到民族、国家,都对外来入侵者誓死抵抗。捍卫领土主权是每个人、每个家庭乃至社会团体、民族族群的本能。家国同构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基本认知,由此相生的爱国主义情怀也是军旅文学不变的精神底色。

  由于时代使命的召唤和军旅作家职责所在,每逢重要纪念节点,一批带有浓厚民族情结的战争文学就会应运而生。徐怀中的非虚构长篇《底色》复活了一段跨国界的战争历史。王树增的三卷本长篇纪实文学《抗日战争》创作周期长达8年之久,是作家继《朝鲜战争》《长征》《解放战争》之后的又一力作。余戈的滇西抗战三部曲《1944:松山战役笔记》《1944:腾冲之围》《1944:龙陵会战》视角独特,叙事新颖,在打捞深挖历史细节的同时,也催热了“微观战史”这一独具魅力的文体。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xinlaibin.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