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一代”入伍 为“00”后的新兵蛋子点赞

  一样的“千禧一代” 不一样的向阳生长 为“00”后的新兵蛋子点赞

  从今年9月10日开始,武警北京总队一支队迎来660名新兵。与往届新兵不同,这届新兵中“97”后、“00后”占比高达92%,其中接受过大专以上高等教育的接近半数。这些新兵下连后,将在北京负责重要区域的执勤及处突任务,兵源的成长情况也备受社会关注。

为“00”后的新兵蛋子点赞
为“00”后的新兵蛋子点赞

  在近4个月的新兵训练营中,这些“千禧一代”将接受魔鬼训练。无论个人意志品质,还是身体素质,都将得到脱胎换骨的淬炼。面对这批成长条件更为优渥的一代人,我们不禁好奇,这些习惯了叫外卖、打专车,玩直播的“小鲜肉”们,吃得了军营这份儿苦吗?

  恰逢新兵入伍“满月”,我们探访军营,看看新兵如何训练,听听他们的感受及教官的评价。

  拔军姿“拔”出眼泪

  战士的一天,从一声起床哨开始。身处军营,不会再有温柔的亲情叫醒服务,只有早晨6点那第一道军令——起床!听到哨声,新兵营二连六班的9名新兵,像火箭升空一般从床铺上“弹射出来”。新兵吴鹏飞撩开窗帘,擦开玻璃上的水雾,不禁窃喜:“今天下雨,还是大雨!”

  在5分钟时间内,新兵们穿好衣服,扎紧腰带,铺平被子,准备出操。但因天气原因,外出跑圈改为学习部队条令条例。学完,他们有30分钟时间整理内务,要求是:被子豆腐块,水杯一条线,墙角无灰尘,窗户亮如镜。

  入伍前,这些新兵基本在家不叠被子。入伍1个月后,军被渐渐有了“横看成峰,竖看成崖”的效果。吃过早餐,回到宿舍,“喜讯”接踵而至:因为雨大,一整天的户外训练改到室内。

“千禧一代”入伍 为“00”后的新兵蛋子点赞

  宿舍楼道和活动室里,很快站满新兵。室内训练光照弱,吴鹏飞站在队列里也有所松懈。心想着摸脖子、动脚腕这种小动作,此时也不用“打报告”了。然而,随着训练正式开始,新兵发现,室内训练强度不减。光拔军姿这件事,就彻底击碎他们心里的“小算盘”。

  “听到‘立正’的口令,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 60 度;两腿挺直;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两肩要平微向后张……颈要直,口要闭,下颌微收,两眼向前平视”。拔军姿,很多人都体验过。但保持标准军姿半小时不放松,又是何等感受?浑身酸痛、大汗淋漓,做到最后,身体都在颤抖。

  为了在队列训练中练出效果,六班班长李帅在每名新兵胸前拉上一条细线,战士需身体前倾贴线,以避免日后站姿过于直立,站得太久而晕倒;为了约束身体摇晃,新兵在头上反顶大檐帽;最后,李帅还在新兵的双手、腿内侧、下颌处夹上扑克牌,防止军姿变形。为了锻炼“定力”,新兵被要求拔军姿时不得眨眼。新兵们瞪大眼睛,直到眼球干涩,任由眼泪在眼眶打转。李帅喊停后,有人泪流满面,还有人双腿麻木无法弯曲。

  下午,体能训练开始。为了缓解训练气氛,班长增加了带有“半训练半娱乐”性质的游戏。比如,新兵们肩并肩围成一圈,做起了军营“萝卜蹲”,再比如,让他们蹲下后连成串做蛙跳。小伙子们一边高喊:“六班蹲,六班蹲,六班蹲完一班蹲,一班蹲,一班蹲,一班蹲完全体蹲”,一边传出笑声。随着训练深入,还有射击、战术等高难度科目等待他们。

  从没这么想念过爸妈

  吴鹏飞来自浙江金华,自小在武校习武。读了影视班后,曾参演电影《锦衣卫》,饰演甄子丹扮演角色的少年形象。《战狼》、《士兵突击》、《我是特种兵》等军旅影视作品走红后,吴鹏飞为剧中军人形象着迷,报名参军。

  进了训练营,他才感受一名军人的风光背后的付出。“拔军姿”这门入门必修课,就让他倍感压力,“不是拔5分钟,而是拔半个小时,不是拔一天,而是拔一个月”。因为之前膝盖受过小伤,时有酸痛,他哭了好几次。现在,他最喜欢体能训练,因为能把压力喊出来。

  今年中秋节,这些小伙子第一次远离亲人在军营过节,心头别有一番滋味。新兵蔡浩东记得,参军后自己哭了三次。第一次是在火车站,一家老少向他挥手告别,他强忍着不哭,但转身以后,在车厢里嚎啕大哭。第二次是部队让新兵给家里寄一封信。对他们来说,别提给父母写信,很多人打小就没寄过信。刚在信纸开头写上爸、妈俩字儿,有人就哽咽了。再写几句,感情一沉淀,一桌人全哭了。第三次是给父母打电话,刚到部队时,给家里报平安,没有人哭。训练十天后,再给家里打电话,马上哭成泪人,明白了什么是“儿行千里母担忧”。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xinlaibin.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