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小中军帐折射指挥之变 没伤敌人一兵一卒竟获胜

  最小“中军帐”折射指挥之变

  ■解廷贵 本报记者 刘建伟 康子湛

  自从当上合成营营长,陈西博感觉大脑时时刻刻在“燃烧”。

  不久前,在第78集团军某合成旅一场实兵演练中,从作战筹划、定下决心到战斗展开、诸兵种协同,这些运筹与指挥,均由该旅某合成营营长陈西博带领营部参谋独立完成。

在烟幕掩护下,某合成营步战车快速冲击。纵观大江南北的陆战演兵场,仿佛在一夜之间,合成营来了。韩玄 摄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在烟幕掩护下,某合成营步战车快速冲击。纵观大江南北的陆战演兵场,仿佛在一夜之间,合成营来了。韩玄 摄 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眺望沙场,越来越多和陈西博一样的合成营营长正夜以继日疾行在转型路上。

  新体制下,我军作战指挥模式在末端发生着重大变化,越来越多的指令从合成营部这个最小“中军帐”发出,改变着传统的自上而下、依次展开的指挥样式,描画出信息主导、体系支撑、整体联动的战场新景。

  从临时机构到作战单元,合成营应运而生——

  “营长的战争”呼唤指挥更加快捷高效

  从阵地攻守到空中“猎鹰”,再到无形的电磁战场,某合成营营长赵清尘觉得自己的“拳头”伸得越来越长。

  前不久,在一场阵地进攻演练中,赵营长通过对空通信设备,直接向空中直升机下达作战命令。配属合成营战斗的两架直升机一举撕开“敌”前沿突破口。

  “一线营级指挥员直接指挥直升机实施打击的行动,这在以往不敢想象。”赵清尘口中的不敢想象,如今已在演兵场上变成现实。

  “上有旅团下有连,营在中间好清闲。”该旅旅长郭庆新回忆说,过去多兵种合成演练,营指挥机构主要负责上传下达,指挥作用不明显。

  进入信息化战争年代,战场更加立体透明,庞大的后方指挥中心不可能“包打天下”,只有赋予战术指挥员更大的行动自由,才能在瞬息万变、激烈对抗的战场上把握先机。

  随着我军改革潮起,“陈西博们”有幸坐镇新体制下的最小“中军帐”,这一变化看似不大,却是我军历史上改革发展的一件大事。郭旅长告诉记者:如今,营指挥员在作战中担负着多兵种分队的配置、编组任务,从战场态势侦察到定下战斗决心、再到各类勤务保障,指挥运筹完全由合成营独立完成。

  “能够亲历改革,是我们这一代营指挥员的幸运。”赵清尘坦言,从“接受指令型”到“指挥作战型”,合成营模块化编组和独立指挥新模式,有效提升了战场感知、兵种协同等能力,使合成营自主筹划、自主指挥、自主协同、自主保障成为了常态。

  从“接受指令型”到“指挥作战型”,合成营参谋精彩亮相——

  我军基本作战单元有了专业参谋队伍

  这是合成营参谋王鑫伟的首次亮相!

  前不久的一场演练中,王鑫伟针对战场态势不断提出建议、制定方案、发出指令,调遣多个不同兵种分队配合参加进攻战斗。

  “一个合成营参谋竟熟知防化、工兵、陆航等数十种专业知识!”看到王鑫伟的出色表现,该旅政委张学民激动地说,合成营兵种多、装备繁杂、作战样式更新、任务更加多样化,这就要求营参谋不仅要熟练掌握参谋新老“六会”技能,还要专业广、善谋断、能应变。

  新的指挥体制催生新型人才矩阵。随着合成营的落地生根,合成营参谋精彩亮相,既分工明确又全面多能,使营一级真正实现了从“接受指令型”到“指挥作战型”的转变。

  赵清尘对此感触颇深:两年前的一次演练中,上级虽然给他配属了多个兵种,可由于营指挥所参谋人员是临时抽调人员组成的,许多人对敌情、我情、地形和战场环境等“语焉不详”,导致指挥不当,吃了败仗。

  如今,一支支专业化合成营参谋队伍悄然崛起,运用一体化平台筹划指挥作战更加高效,调控新型作战力量更加精准,使我军作战指挥体系有序衔接、更加高效。

  作战理念不断发展升级,战法训法发生深层变化——

  最小“中军帐”搅活信息化作战一池春水

  没伤“敌人”一兵一卒,竟然就打赢了战斗!

  前不久,该旅合成营在一场对抗演练中的表现惊得很多人合不拢嘴:“敌人”正在勇猛冲击,导演部却判定,“敌人”已经输了。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 xinlaibin.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